廉政提示

法立,有犯而必施;令出,唯行而不返。

——唐.王勃《上刘左相书》

警钟 | 倚官养商 终究成空

作者: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时间:2023-11-01 18:13:33    

警钟|倚官养商 终究成空

湖北省大冶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黄开旺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黄开旺,男,1961年5月出生,1979年11月参加工作,1983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湖北省大冶市金湖街道办事处党委副书记、主任;大冶市保安镇党委书记、人大主席;大冶市保安镇党委书记、镇长;大冶市发展和改革局党组书记、局长;大冶市政府党组成员,市政府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大冶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副主任;2021年6月退休。

  2022年6月,黄开旺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黄石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22年11月,黄开旺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其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一并移送。

  2022年6月,退休刚刚一年的黄开旺接受审查调查,当办案人员宣布对他的留置决定时,他后悔不迭。曾经当过教师、军人的他,从乡镇干部一步步走上县处级领导岗位,却放松了党性锻炼、淡忘了纪法意识,思想滑坡、贪婪腐化,既想当官,又要发财,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初尝“甜头”,防线失守甘被“围猎”

  黄开旺曾经当过教师、军人,丰富的人生阅历让他说得出一番道理,也写得一手好字,在退伍转岗成为国家干部后,更是成为了亲友眼中羡慕的对象。

  刚刚转业回乡的黄开旺,立志要做一名勤勉有为的好干部。那些年,他一心扑在工作上,工作成绩受到群众认可,被组织提拔重用。黄开旺先后担任街道、乡镇党政主职,成为了同学朋友、当地一些企业老板眼中的“红人”。

  但随着职务的升迁,黄开旺接触到越来越多的商人老板,看着有些商人老板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他曾经的一腔热血变成了满腔不甘,慢慢地心里的天平开始失衡。

  “看到身旁朋友、老板钱很多,生活过得比自己好,开始在钱上动脑筋,思想出现了偏差,这是我人生道路走偏的第一步。”黄开旺忏悔道。

  这时,一些商人老板也感受到了黄开旺的“小心思”,开始通过各种方式拉拢腐蚀他。那时的他,在错误思想的引导下,开始公私不分,与一些商人老板走得很近,深陷其中,甘于被“围猎”。逢年过节,别人给他送烟酒、茶叶、土特产等礼品,他欣然笑纳。作为回报,黄开旺为他们撑腰站台、谋取好处。

  理想信念的总开关一旦出问题,党性、官德就会随之缺失,各种“围猎”也会纷至沓来。2003年,他履新金湖街道办事处党委副书记、主任时,其同乡柯某闻讯而至,邀请他入股某矿业公司。面对突如其来的诱惑,黄开旺没能忍住。为掩人耳目,黄开旺以自己妻子的名义投资27万元,获取公司20%股份,后实际获利66万元。

  初尝“甜头”的黄开旺变得飘飘然,沉浸在自己的“发财梦”里。从2004年开始,在同乡商人老板的拉拢下,他先后以化名入股冶金原料有限公司、沙砖厂等企业,违规获利200余万元。他没有认识到,简单的投资能带来巨额收益,不是遵循市场运行规律,也不是靠他自身的实力,而是因为别人看中了他手中的权力。

  大冶市某建材企业,从2006年开始,不管是企业立项扩产,还是原材料采购、产品销售,黄开旺都会利用职权予以特殊关照。甚至,在相关部门三次查处该公司非法占用农地问题时,他还会亲自出马找到职能单位负责人说情。为什么事必躬亲,处处关心?自然是利益使然。

  “自己有资金在那里,也考虑到自己每年的分红能不能到位。”黄开旺交代了其中的真相。

  “投资”是表象,本质在于权钱交易。据查,2006年至2021年间,黄开旺利用其先后担任大冶市发展和改革局党组书记、局长,大冶市政府党组成员,市政府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大冶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副主任,大冶市某项目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等职务的便利,处处“关照”该建材企业,并从该企业获取高额回报。

  随着钱越投越多,黄开旺涉及领域越来越广,违规获得的收益也越来越丰厚,他与企业老板结成了“利益同盟”。凡是能插手的生意,黄开旺基本上都会介入。他不仅赚大钱,连小钱也不放过。与商人老板约定好的利息分红,只能提前给不能推后,而且分文不能少,连几十块钱的零头也不能抹掉。

  亦官亦商,在职下海疯狂逐利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党内法规明文规定,严禁党员领导干部违规从事或参与营利活动。然而,黄开旺罔顾党中央的三令五申,将党纪国法完全抛之脑后,长期违规经商办企业,甚至将自己当成商人,既想当官,又想发财。“我不是商人,但是把自己当成了商人,又当干部又当商人。”面对办案人员的讯问,黄开旺这样描述自己。

  在企业投资入股,让黄开旺赚得盆满钵满。他自诩投资眼光独到,经商天赋超乎常人,因此要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一旦嗅到商机,不论什么行业,只要能赚钱就插手。除了投资入股,黄开旺还亲自下海经商。

  2010年,黄开旺承包了一处庄园,主营苗木、家禽和鱼塘,由其外甥叶某在“台前”打理,自己当起了“幕后老板”。在领导干部、身边朋友和商人老板面前,黄开旺从不避讳自己开办农庄的事实,处心积虑利用其关系网,明示商人老板、公职人员关照其庄园生意,小到兜售鸡蛋,大到承接园林绿化工程,他都不放过,几年间获利便超过100万元。“就想着怎样把庄园变成一个出钱的地方,怎样才能出更多的钱,创造更多的利益。”黄开旺说。

  不仅如此,对于大冶市各种政策奖补资金,黄开旺也是“雁过拔毛”,他利用职务影响,主动开口申请各种奖补资金,一万元不嫌少,十万元不嫌多,有些部门、干部碍于他手中的权力,审查材料时基本上一路开绿灯。比如,他承包的庄园基本上没有开展水土流失治理,却获取了“治理资金”。通过打招呼、弄虚作假的方式,黄开旺不断获取政府各项奖补资金。如此损公肥私、与民争利的行为,严重践踏了社会公平,损害了群众利益。

  2016年,黄开旺担任大冶市某项目指挥部副指挥长时,负责协调推动某公司项目落地,多次在资金审批、土地划转以及与政府部门协调等方面为该公司提供帮助。作为回报,该公司负责人田某某通过一家与黄开旺承包的庄园有苗木采购业务往来的建设公司,以签订虚假苗木合同方式给予黄开旺“好处费”。不仅如此,黄开旺甚至把家中室外阳台的装修,也交由这家建设公司实施,并由田某某代其支付了装修款。

  机关算尽,对抗组织终是徒劳

  退休后的黄开旺,在家时,到小花园中除草浇花;在外时,积极参加各种社会活动,亲朋好友都以为他在享受着幸福的晚年生活。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眼前镜花水月的“幸福”之下,掩埋着多少让他提心吊胆的“地雷”。

  每次回老家,黄开旺的母亲都会千叮万嘱,让儿子走正道、当好官,老人虽没读过书,但她明白道理,总是说:“开旺啊,不该得的你不要得,好好做人、好好做官。”

  黄开旺将老母亲的教诲忘得一干二净,视党纪国法如“稻草人”,在退休后仍不收敛、不收手,甚至被留置前一个月,还在收受别人所送的上万元加油卡。“穷怕了,金钱能带来安全感。”黄开旺说。

  对党忠诚,是党员干部首要的政治品质。然而,黄开旺察觉到自己可能出事后,非但没有主动向组织坦白,反而以各种方式对抗。

  2022年3月,田某某因其他案件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由于担心此前田某某与其庄园签订虚假苗木合同、代其支付装修款的事情败露,黄开旺居然以虚假诉讼为“挡箭牌”,安排其外甥以庄园的名义,将尚有部分苗木款未支付的这家建设公司告上法庭,企图将田某某给予的“好处费”变为这家建设公司已经支付的苗木款。

  “起诉目的主要是,从账面上看,我没拿一分钱,所有的账目通过打官司的形式结清楚了。”黄开旺交代说。

  “这就是在‘打假球’。如果组织没有发现,他就堂而皇之将钱收入囊中;如果组织发现了,他就咬定这是支付给庄园的苗木款。”办案人员介绍说,黄开旺自以为通过诉讼的方式,就能掩饰自己受贿的事实,但假的就是假的。

  不仅如此,为躲避组织审查调查,黄开旺还多次召集相关人员堵口串供,妄图扭曲事实、撇清自己。另外,为了在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表中隐瞒自己的真实情况,黄开旺将其经营的庄园法定代表人登记为外甥叶某,购置的3套房产以他人账户付款、不及时登记或者登记在他人名下,这是典型的刻意瞒报,违反组织纪律。

  面对组织给予的机会,黄开旺不但不珍惜,反而负隅顽抗。但机关算尽终是徒劳。2022年6月25日,当办案人员敲开黄开旺家门的那一刻,他意识到,看似平静的退休生活将一去不复返。(通讯员 曾丽妮 王芳)